宣德青花 回選單

   宣德青花瓷以製作細緻,紋飾精美,釉色艷麗最為特出,晚明文人對其讚譽有加。

   明初永樂、宣德時期所用青花原料,絕大多數採用來自波斯地區進口的<蘇麻離青>或<蘇泥渤青>鈷料,名稱雖異,實為同一產物。

    此進口鈷料是一種高鐵低錳的青料,經高溫燒成後,青花呈色深重艷麗,釉面上常遺有高鐵所留下的褐綠、褐黃或鐵褐結晶疵斑,濃淡不一、有層疊堆積之感,墨趣渾然。這等鐵質疵斑,肉眼下較難辨識。

 

宣德紅釉 釉裡紅 回選單

    宣德官窯器無論青花、紅釉器皆可謂明瓷中之佼佼者,類屬紅釉的祭紅、寶石紅尤為世所珍。

        紅釉、釉裡紅均以氧化銅作發色劑,在還原焰中燒製而成。

    <祭紅>因作為祭祀器,故名,另又稱為<霽紅>或<積紅>, 燒造時由於窯內燒成氣氛不同,因而有深淺不同的紅色,釉色鮮紅者又被稱為<寶石紅>。 院藏宣德紅釉器有內外壁均為紅釉者,以及內白外紅者,兩者底部均施白釉,有素紋及印花紋飾兩種,款識有青花寫款陰紋刻款兩類。

    <燈草邊>宣德紅釉器常見特徵,與霽青一樣,皆因焙燒中,釉汁下垂,口沿減薄透露白胎所致。宣德紅釉層較薄,流動性不大,經 燒熔垂至足邊,亦留一白邊,故口、足皆留白邊,此為其時代的特色。

    宣德釉裡紅三魚、三果器在明代已極負盛名,明谷應泰[博物要覽]中稱:<宣德年造紅魚靶盃,以西紅寶石為末,圖畫魚形自骨內燒出,凸起寶光,鮮紅奪目。>

      釉裡紅三魚、三果紋飾均採大筆塗抹的沒骨畫法,故不見鉤勒輪廓線條,由於大筆塗抹,偶爾造成邊緣部分施釉較薄,燒成後常見鮮紅邊泛蟹甲青暈,其紅釉明麗,微帶青暈,更添幾許畫意。

 

霽青 藍地白花 回選單

    霽青為一種以鈷作為發包劑的高溫藍釉,又名祭青、霽藍、積藍,其呈色較為穩定,色澤沈穩,濃淡均勻。

    院藏宣德霽青器可分三類:一篇內外壁皆青者,二為內白外青者前兩類素面居多,也有淺劃或印紋者,通常在內壁印飾龍紋,內心淺劃雲紋。後者紋飾留白,隙地填塗霽青:本院此類器紋飾有穿蓮龍紋、折枝花果與蓮塘魚藻紋。穿蓮龍紋及折枝花果紋飾,均在坯土未乾前,先淺劃輪廓線條及細部線紋,再施透明釉;蓮塘魚藻紋則在留白紋飾上,先以白料泥漿堆拱細部線條,再罩透明釉,以凸顯圖畫的立體感。

 

青花加彩 回選單

    青花加彩器創始於宣德,它是先在坯體上用青料繪成完整、或不完整的紋飾,待施透明釉燒成後,復於白釉上以單色或多色彩釉描地或繪飾其他圖案,再以低溫烘燒而成。

    院藏青花加彩器青花紅彩、青花黃彩、青花描金三類,惟三者皆為單彩器,多彩者在景德鎮珠山宣德官窯遺址及西藏薩迦寺,皆有出土及傳世器,而此二器應即明人載記中的五彩。

    青花紅彩(描紅)為釉下青花與紅彩的結合,這兩項技法在宣德前皆已成熟,不過都是單獨製作,到宣德時期始見兩者結合的技法出現。有深淺明暗之別,此與醮釉的厚薄及低溫烘燒溫度有關。

    青花黃彩技法亦始於宣德器,因以黃彩填地,故亦稱黃地青花。一般最常見者為折枝花果紋盤,即以青料繪折枝花果,隙地填黃,其隙地或紋飾邊緣,未能仔細填畫,常有露白或彩越青花的情形,宣德以後成化、弘治、正德則少有此種現象。